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图片 > 不要抛弃中州大道以西!

不要抛弃中州大道以西!

时间:2022-02-02 08:33 来源:未知   点击:

  佩奇是郑州土著,爱郑州的一草一木,如果撇开为了苟活而要进行的工作,佩奇更愿意做一个“生活家”。

  踏遍郑州的每一条街巷、吃遍郑州的每一家苍蝇小馆、尝遍郑州的每一家日料法餐。

  下班时光或者是节假日,佩奇总爱骑着雅迪穿行于城市之间,吃过接地气的大石桥强丽板栗、工人路胖娃川菜、纬五路杨记拉面;也体验过十里洋场、月下料理、裕达国贸的高逼格。

  走过沉稳的行政与喧闹的酒馆交织的经六路,也曾经在落叶铺满沥青路的龙翔二街驻足欣赏。

  但是当有朋友来郑,如果没有财务上的困惑,你一般都会选择中州大道以东招待朋友,不管是住宿还是吃饭,就算是单纯在郑州街头踱步,中州大道以西的郑州似乎也是乏善可陈,缺乏活力。

  在2.14情人节来临之际,我在闲暇时候打开手机准备找一家有情调高逼格的餐厅。发现如果以价格排序,前8都集中在中州大道以东,而末尾的两个餐厅,一个在郑州最火的大卫城,一个则在郑州老牌地标裕达国贸。

  且先不论菜品的好坏与风格类型,价格作为评判餐厅高端与否的重要标准,一定是衡量区域内消费力的标准之一。而这10家餐厅,也多为日料和法餐等高端消费群体青睐的类型。

  尽管不如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高端餐厅多,但是作为二线城市的郑州,到底是哪些群体在消费这些高端餐厅?

  再反观中州大道以西,永安街的螺蛳粉、人民路的烩面、顺河路的胡辣汤、汝河路的肉夹馍、伏牛路的焖饼、互助路的凉粉、经八路的担担面......这一家家藏匿于背街小巷中的饭馆,虽难登大雅之堂,却是老城居民心头所好。

  如果说中州大道以东的高级餐厅代表是商务、高逼格;那中州大道以西代表的就是经济与实惠。

  准确来说,并不是2003年前后郑州才开始向东发展的,而是从棉纺厂转向金水行政区的时候,就开始了,大概时间就是上个世纪90年代左右。

  事实上,大多数城市都在经历板块轮动与人口流向的转变。抛开郑州的“先秦时期”不讲,也就是如今商都历史文化区的主要范围。

  郑州的大致发展节奏为:京广路沿线→中原区建设路中原路沿线→金水行政区→郑东新区CBD→郑东新区高铁站→北龙湖。

  这中间不仅伴随着了“粮票”、“布票”等计划经济时代产物的消失殆尽,更是城市一个个新中心的诞生,裕达国贸取代商业大厦、大玉米取代裕达国贸,都是寥寥数年的事情。

  回想这二十年,对于马云、王健林等大佬来说,可能就是一个转身的时间。而对于大多数需要上班打卡,下班买菜做饭的城市人而言,可能错失了几代人都追不上的房产财富的增值。

  不是时代变化太快,而是郑州变化太快,郑州的发展速度在过去的二十年间像坐上了火箭一样,而大多人依旧被甩在中州大道以西的居民楼中。

  虽然郑州的快速变迁让大多人都不适应,表面上你还住在20年前的老房子中,你还吃着家门口的苍蝇小馆,但是当你被刻舟求剑一般地划在了某个固定的圈圈内,时代却在飞速前行。

  凡事都有窗口期,就如80年代的下海、90年代的互联网大潮、00年之后的电商平台和现如今的短视频、新媒体;受制于一定历史阶段的认知,在时代的窗口上起飞很难,但是当10年后你开始回头看10年前,会不会感觉如此轻松和有错过一个亿的错觉?

  而在郑州,当你失去了从西往东稳步“阶梯式”跨越的机会,再向从中原、金水、管城、二七等老城区跨越至郑州新兴的北龙湖或者高铁站等优质区域。

  原来5分钟自行车能骑过去的京广铁路,现在却有可能一辈子都跨不过去的中州大道。

  用在房地产领域,如果你用4000元/㎡左右在2003年前后买入优胜花园或者城中央,现在就有制霸全河南省中产阶级的学区资源;如果你能用7500元/㎡的价格在2008年前后时候买入蓝堡湾,就会有接二连三的接盘侠前来询价;如果你能用14000元/㎡左右的价格在2015年前后买入海马公园,你就能看到自己的小区市场被大众购房者羡慕是怎样一种体验;如果.....

  如同前一段上映的电影《超时空同居》一样,让你回到这些“窗口期”,但无法使用从“现在”带回到“过去”的意识,否则就是世界崩塌,你会采用什么手段让浪费的人生重新致富?

  在老郑州眼里,金水行政区是“市里”、京广路到华山路沿线俗称“西郊”、城东路以东俗称“东郊”。在顽固不化的某些“老郑州”眼中,对郑东新区的高房价和现代化城市面貌会“选择性失明”。

  “宁要西郊一张床,不要东区一套房”的美梦似乎还活在上个世纪。然而现实是,不要说北龙湖、高铁站了,就算老郑东新区的“老破小”,似乎都比部分中州大道西的商品房价格高。

  郑东新区通泰路龙鑫苑、龙杰苑、龙祥苑三个小区,原是某单位团购房,至今已经有大概13年左右的时间,目前二手房售价在1.8-2.3万/㎡之间,根据楼栋及楼层分布不同,价格不同。

  而被西郊人民奉为圭臬的品质房 —— 锦艺国际华都的二手房,与前者价格基本相当。

  但是,前者不带电梯、人车不分流、保安是65岁大爷、周边无大型商业。是人们口中的所谓“老破小”,锦艺却是正经非城改净地商品房。

  郑州因为起点较低,所谓城市的核心起步区与上海起步区,也就是浦西人民广场附近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对于上海人民而言,浦西弄堂、租界洋楼、参天梧桐,是浦东无法企及的精神内核。

  从“郑州郑州天天挖沟,一天不挖不叫郑州”的嘲讽中,我们能对郑州老城城建水平略知一二。

  金水行政区经六路、纬一路周边参天的法国梧桐,华灯初上时,helens、凡间一座难求的火爆,夜间通常顺畅无比的金水路与经六路堵塞的车流在省委大院西侧,形成了最鲜明的反差。

  如果不是军队改制使得经六路西侧军产的门面房全部收归,这条街,一定是郑州夏日晚间“最靓的仔”,农业路和东明路都要靠边站。

  西郊中原市府行政区的绿城广场周边,裕达国贸西侧的百花里,藏匿着郑州最有风情的茉莉花,而周边的十九中、市府、裕达国贸、电力公司、伊河路小学、嵩山饭店等,正是西郊最繁华的核心区域。

  另外,绿城广场未来也将成为郑州为数不多的“三地铁换乘站”,分别为1/9/10三条地铁线,有需求者可关注。

  一个是万科美景世玠保留两排“郑纺机”时期的法桐;另一个则是国控集团开发的昆仑望岳,保留了老厂房艺术中心的原始风貌。

  如果再出现升龙曼哈顿、姚寨金城时代广场这样的“建筑垃圾”,不仅郑州人不愿意,郑州人的子子孙孙都不愿意。

  也许目前土地价值不如中州大道以东,这是郑州由粗放转向精细的进程,也是郑州人们对审美和价值判断提升的内在需求。

  可是谁能料想数年后,”浦东赶超浦西,浦西再次赶超浦东”的戏码会不会在郑州上演?

  作为一个看过无数高楼广厦的地产自媒体从业人员,也作为一个爱生活、爱郑州的郑州土著。

  我有时候在想一个问题:如果郑州不是北移东扩,而是集中力量修缮老城并致力于老城区的精细化,现在的郑州会怎样?或者说:就以老郑州作为依托,东南西北以相同的速度推进,郑州的老三环内会不会出现类似广州红砖厂、成都太古里、重庆龙湖时代天街这样的精品街区或者是全国性文化IP,又或者是这样精细化的城市面貌?

  比如,在二砂文创园,结合西郊老工业基础,打造郑州版的“大华纱厂”或者“东郊记忆”;

  如果中州大道是一张扑克,那东西就是郑州的两面,有文化内涵,也有现代都市气息。

  高楼广厦千万间,可是具备文化内涵又兼具时代气息的空间,只能在老城区的文化温床基础之上搭建,“平地造文化”的均是没有内涵的暴发户。

  5000年的轩辕皇帝文化、上古时代九州的“豫州文化”、华夏文明的发源地、商城遗址文化,甚至是现代的“棉纺厂文化”,都是其他城市与郑州无法匹敌的,那些说郑州没有文化的人,不是不懂郑州,就是居心叵测。

  郑州不仅仅是郑州人的郑州,更是全河南省的郑州。而河南省虽然GDP总额一直名列全国前茅,但无奈要被1个亿的人口瓜分。

  凡事只要一平均,立马歇菜。姚明2.26米,潘长江1.6米,一平均,人均身高居然有惊人的1.93米。

  尽管郑州今年刚刚突破了1000万人口和1万亿的GDP,但据相关可靠的数据,郑州房地产开发的占比高达30%以上。

  在此,不是要给郑州泼冷水,而是一个现实的问题:用伟哥爽一时,但岂能爽一世?

  以上种种,并不是吐槽政府不作为。毕竟城市发展的问题,不是一个人的屁股就能决定脑袋的。

  郑州目前来看,应该大概率属于后者。当“国家中心城市”、“一带一路”重要节点、“米”字型高铁重要枢纽等高大上的名号还没有给郑州冠名的时候,郑州也仅仅是河南省的省会而已,一个在外省人民看起来土土的,甚至有点落后的城市而已。

  仓廪实而知礼节。当“郑州”吃不饱的时候,“郑州”能考虑的只能是吃饱或者饿肚子的事情;而当“郑州”吃饱的时候,才会去考虑吃好的问题。

  等10年或者15年之后,河南省的人民或者部分外省市居民,一同把郑州五环填满,城镇化率达到80%以上,可能才会掉头看一看曾经被甩在身后远远的灵魂。

  如果中州大道西落后,狭隘,那未来中州大道东也会被下一个“中州大道东”同样视为落后、狭隘,难道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再换一个全新的郑州?

  今天情人节,祝福我们爱的郑州,也祝今晚你能约到心仪的女神/男神。不管去中州大道东还是中州大道西消费,你们都是郑州人。

图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