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直播 > 罗永浩直播两年了贾跃亭的车还没造出来

罗永浩直播两年了贾跃亭的车还没造出来

时间:2022-04-04 02:37 来源:未知   点击:

  4月1日,罗永浩的“交个朋友”直播间开启了两周年的直播带货活动,成立两年以来,这个直播间已经成为了抖音最具影响力的直播带货品牌之一。

  比起两年前初入直播间,如今的老罗显然已经熟稔了很多,介绍产品时不会再说错品牌名,与观众互动时也愈发轻松自如。

  罗永浩和他的团队也在不断壮大,除了罗永浩的个人账号之外,交个朋友还开设了更多的垂类直播间,比如在这次两周年活动中,就有交个朋友旗下的15个垂类直播间参与其中。

  当然,关于罗永浩,外界最为关心的还是他的负债问题,种种信息都显示,老罗欠下的6个亿已经还到了最后阶段,老罗甚至都已经规划好了债务还清之后的下一步打算——重返科技圈。

  复盘罗永浩直播带货的这两年,其实值得玩味的细节有很多,无论是对行业还是对从业者,这都是一个让人肃然起敬的故事。

  罗永浩靠直播带货还清了六亿债务,很多人认为是踩中了时代的风口,毕竟一个人的命运,在靠自我奋斗的同时,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其实从近两年的行业生态来看,竞争越来越激烈是肉眼可见的大趋势,罗永浩入局的时间并不算早,在他之前,无论是抖音还是其他平台,都已经有了成名的大主播,但两年的时间下来,却鲜有人能够保持稳定的GMV。

  当然还有更加极端的例子,比如一批因偷税漏税遭到处罚的头部主播,薇娅、雪梨、林姗姗、驴嫂平荣等昔日红花,已经基本告别了这个圈子。

  一些品控问题和产品售价问题也在成为压垮主播的稻草,辛巴的燕窝事件和潘长江的茅台酒事件,以另类的方式火出了圈,无论真相到底是怎样,对于主播形象的负面影响已经无可挽回。

  相比较其他主播,罗永浩的交个朋友直播间则一直稳如老狗,不仅安然度过了电商直播圈的查税风波,在和6000多个品牌合作的过程中,也鲜有产品翻车的情况发生。

  很多人将交个朋友直播间的好口碑归功于老罗个人的商业价值观,毕竟一向以理想主义者形象示人的罗老师,在对于细节的执着上有目共睹。

  但在螺旋君看来,除了老罗的个人性格之外,其多年做企业积攒下来的经验,能够让他清晰地看到生意的本质,更好地适应直播电商的人货场。

  比如当很多直播电商公司以突出主播个人IP来吸引流量的时候,罗永浩的交个朋友直播间已经在反其道而行之了,有意降低老罗出镜的频次,转而横向发展更多专业化的垂类直播间。

  据交个朋友官方透露,罗永浩的个人直播时长持续降低到了目前的3%,而交个朋友的总销售额却保持了持续地增长。

  罗永浩自己也表示,在2021年,其个人直播的销售GMV不到公司总GMV的20%,在最近的几个月中,其个人直播销售的GMV更是下降到了公司总GMV的5%。

  结果说明了一切,无论是行业口碑还是商业回报,交个朋友都做到了业内少有的二者得兼,而且具备了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条件,即使是在离开罗永浩的情况下。

  用罗永浩自己的话来说,交个朋友是一家正规的直播电商公司,而不是外界误以为的网红工作室。

  老罗进入到直播电商这个圈子的时候,很难得的为这个行业带来了更多的企业家思维,在两年的时间里,罗永浩和他的团队其实不仅围绕着带货,也在做着很多上下游产业相关的事情。

  比如在今年2月,交个朋友直播矩阵新开设了一个名为“交个朋友之电商学苑”的账号,以推广交个朋友的直播培训业务为主。

  在首场直播中,罗永浩也是亲自上阵,并介绍了“交个朋友之电商学苑”的具体业务,同时还拉上了自己的老同事,新东方集团前副总裁李亮担任校长,罗永浩自己则担任电商学苑的名誉校长。

  除了电商培训之外,交个朋友还布局的有代运营、供应链甚至是SaaS系统业务,这和其他专注于电商直播的网红经纪公司显然有着本质的区别,完全是一套更高维的运营模式。

  这可能与交个朋友公司自身的定位也有关系,老罗的直播搭档黄贺曾对外透露,交个朋友最终的目标是成为一家平台型互联网公司,成为品牌、明星达人、消费者在新兴流量平台上的桥梁。

  当然更为重要的,还是交个朋友无论从创始团队还是发展路径来看,都有着老罗此前创业时留下的鲜明基因,黄贺、朱萧木、草威等交个朋友的主力干将,也是老罗在锤子科技时的旧部。

  除了在布局直播电商的上下游,老罗自身在新消费领域也参投了不少公司,例如什么马、重新加载等,而这些品牌的售卖渠道也大多集中在交个朋友旗下的直播间里。

  从业务的拓展上来看,罗永浩和交个朋友显然不止满足于做带货的生意,当然无论是基于老罗还债的需求还是公司发展的需求,把业务线做宽做深都是一种更有远见的策略。

  红利不可能持续,但行业会长期存在,多元化的布局,不仅能延长其在行业内的生命周期,也能够提升企业自身的抗风险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基于老罗和交个朋友在直播电商领域内的影响力,这家企业已经开始参与到行业的规则制定中,在《网络直播营销选品规范》和《网络直播营销售后服务标准》等国家级标准的起草工作中,交个朋友都有参与其中。

  锤子科技在手机行业的败退,让老罗个人背上了6个亿的债务,尽管老罗在当时表示自己就算卖艺也会把债还上,但并没有赢得太多的支持。

  此后老罗折腾了电子烟、聊天软件、材料技术等项目,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最后选择了直播电商,并一路上演了“真还传”的好戏。

  两年的时间说短不短,但还清6亿的债务已经足够励志,当然更为重要的,是老罗在过程中展现出的个人态度,让更多人看到了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

  比如因为限消没办法坐飞机高铁,老罗就坐着房车出差,顺带着还接了个房车的广告代言。

  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但在如今的科技互联网行业内,“真还”的罗永浩却已经成为了难得的清流。

  两年前,也是4月,贾跃亭对自己的债权人发表公开信,恳请债权人能够为自己的个人破产投赞成票,最终老贾得偿所愿,个人破产重组程序完成,并宣称会和债权人共享自己造车的收益。

  但两年的时间过去,贾跃亭的FF91仍然未见实车量产,即便上市之后又圈了一波资金,但仍未转换为实际的债权人收益。

  另一位科技圈的知名老赖戴威更是直接选择了躺平,ofo共享单车的退押闹剧还在继续,但这位创始人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他的消息了。

  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这样评价罗永浩:“有远大梦想的人,值得羡慕;而有坚定价值观的人,值得尊敬。”

  而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很多企业家,大多嘴上不缺远大梦想,而内心,却少了坚定的价值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