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直播 > 拆解美式国际政治概念缝纫机

拆解美式国际政治概念缝纫机

时间:2021-12-16 16:42 来源:未知   点击:

  2017年9月24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美军士兵与阿富汗安全人员检查袭击现场

  国际政治秩序天然地包括在一定时期居于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而抽象的、宏大的意识形态是由许多具体的政治概念支撑的。

  数字政治、推特外交、网络战、太空军、气候变化……国际政治的内涵和外延不断与时俱进、深化拓展,新领域、新概念、新形式、新行为体等层出不穷。一些原本可能是几十年前的设想,成为了今天国际政治博弈的现实,一些传统的外交方式如今插上了新技术的翅膀,让原本是隐藏或不常见的话题变成了今天的“显政治”。但与此同时,一些核心层面的国际政治语汇,仍然在延续曾经的“造词”路径,以美国为甚。

  人类社会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大大拓展了人们活动的时空范围,改变了人们生产生活的方式,这些变化自然会投射到国际政治的“上层建筑”领域。这类新概念的时代特征、技术属性鲜明,具有较高的政治中立性,更多体现的是人们对新的世界运行规律的认知。

  但除此之外,国际政治中有大量的概念都是政治属性极强、带有某些政治目的、体现某种价值导向,属于人为制造和传播的话语乃至话语体系。由于实力、历史和语言文化等方面的原因,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是国际政治概念生产制造大国,在国际舆论中居于主导地位,广大发展中国家则往往处于“失语状态”,面临被动接受的不利处境。

  诸如“历史终结论”“文明冲突论”“民主改造”“阿拉伯之春”“天鹅绒革命”等,这类政治属性极强的概念和话语,实质上就是用来服务于美国霸权的统治。说到底,国际政治秩序天然地包括在一定时期居于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而抽象的、宏大的意识形态就是由许多具体的政治概念支撑的。

  冷战结束后,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大致有三个分期,分别是寻求建立美国单极独霸的“世界新秩序”、反恐战争和重回大国竞争,每个时期美国的战略重点、目标对手和战略举措有所不同,为此美国制造了一批相关的重要政治概念;同时,三个分期又是有机联系、混为一体的,核心都是服务和最大限度延长美国的霸权地位,高举所谓“仁慈霸权”“自由霸权”“民主灯塔”等旗帜性概念。

  第一次是苏东剧变、冷战结束之际,世界进入美国一家独大的新格局,美国的自满乐观情绪膨胀。当时的老布什政府即提出要“构建世界新秩序”,这种新秩序的含义主要就是维系和拓展美国“霸权治下的自由秩序”,尽可能永固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优势地位。

  当时,西方世界推崇的是美国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提出的“历史终结论”,这一概念迎合了美欧政治精英赢得冷战胜利的自满情绪,以此论证所谓美西方的政治民主和自由市场经济模式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终极正途”,所谓“华盛顿共识”大行其道,成为国际政治领域数十年的主流线”事件后,美国将威胁作为国家安全的头号威胁,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所谓的“全球反恐战争”。“”从几乎是小众专业人员研究的对象成为大众熟知的公共议题,为全球舆论所聚焦。

  美国定义的“反恐战争”“组织”“邪恶国家”“流氓政权”等一系列政治概念,很大程度上为其政治军事干预行动提供了“正当性”,在舆论上将其敌人“妖魔化”“化”,以占据国际道义制高点,争取世界的理解和支持,与此同时,有意无意遮蔽了其发动这些战争的真实动因。事实已经证明,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所凭借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支持”等理由,根本站不住脚;美国对阿富汗、中东等地区国家的“民主改造”只是打着“民主”的幌子,以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

  第三次是美国国家战略向“大国竞争”回归,矛头对准中国。以2017年底特朗普政府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为标志,该报告列出三项当今美国国家安全面临的主要威胁,包括中、俄(被戴上“修正主义势力”的帽子),伊朗和朝鲜等(被戴上“流氓国家”的帽子),以及跨国界威胁组织特别是。这是美国首次在后冷战时代将大国战略竞争列为头等威胁,报告通篇充满了“中国挑战美国”的词句,将中国列为最大竞争对手。

  美国在2020年5月发表的“对华战略指针”报告中,恢复了对抗“”等冷战词汇,显示美国有意大搞所谓“自由民主”PK“极权专制”的意识形态对抗。与这一战略转向相应,美国集中炮制和炒作一批针对中国的政治概念,如“锐实力”“新冷战”“数字威权”“债务陷阱”等等,不一而足,涉及政治、经济、科技等多方面。

  美式政治概念包装逻辑当今世界,西方国家的实力地位相对下滑,但在国际意识形态领域仍居于明显的主导地位,新兴国家政治和文化的影响力提升与已取得的硬实力相比,仍存在一定程度的“滞后”。

  美国作为西方国家的老大以及经历过冷战时期意识形态激烈对抗的“胜出者”,其生产、包装和传播政治概念的意识和能力尤其强劲,形成了一套比较成熟的体系:为了一个共同的战略目标,美国政府、媒体、智库、非政府组织、专家学者等各方力量一起参与,既有分工又有协作,彼此同声相应、同气相求。

  美国的大政方针通常以官方定调为基础,其追求的战略目标也是官方话语在对外表达中所着力阐述和关注的内容。大国的官方话语天然具有争夺国际话语权、影响和控制国际舆论的能力,美国更是擅长通过制造新概念、新话语、新叙事等,以解释和论证美国政策的正当性,占据国际道义高地,争夺国际话语权。

  美国政府通常在政要演讲、、外交会议等场合或形式中提出内政外交的诸多政策,其中常有一些新概念新说辞因特色鲜明而广为流传,可达到影响乃至左右国际舆论的目的。同时,以媒体、智库、非政府组织、专家学者等“民间智慧”为辅助,通过发表报告、评论等形式炮制概念、渲染造势,有些可用的概念话语再由政府“拾起来”,赋予更高层级的认可,上升为国家整体意志。

  以“锐实力”这一概念为例。2017年11月,美国知名政论杂志《外交事务》刊发《锐实力的意义:威权国家如何投射影响力》一文,首次正式提出“锐实力”的概念。随后,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为代表的官方和民间机构、众多的权威媒体和专家学者,集中发表大量的评论性文章和研究报告,进一步阐发“锐实力”的内涵、危害和美西方民主社会的应对举措等,成为美国政要攻击中俄的工具。

  在西方语境下,作为一种所谓的国家力量新形态,“锐实力”主要具有三方面特征:主体是所谓的“威权国家”;使用实力的方式是所谓的以“对外审查、操纵和干扰”为主;所谓的以塑造对方的价值观、制度认同为基本目标。明眼人一看即知,这是美国搞的“概念游戏”,类似的对外影响力用在美国身上就是“软实力”“巧实力”等美化的概念,用在对手身上就变成了丑化的概念,美国在玩弄政治概念上颠倒黑白的能力由此可见一斑。

图文阅读